52漫丫丫



恐怖故事:手臂上诡异的蝴蝶结

恐怖故事:手臂上诡异的蝴蝶结

一、古小烟之死

我是一名医生,我拥有妻子一个,情人一个,资产若干,我的日子过得平静而滋润。所有的平静在某天被打破了。原因是,我的情人死了。

当我赶到出事地点后,我看到了鲜红的血液像蚯蚓一样爬得到处都是,而我的情人古小烟一动不动地趴在那摊血迹的中心点上,摔得面目全非。生前爱美入骨的古小烟,死的时候还穿着她钟爱的那件紫色长裙,可是长裙里的身体已经不能为我再跳一曲动人的舞蹈,而且此刻长裙里的肢体已经变得冰冷,支离破碎。

我又惊又吓,眼泪都忍不住要流出来,但我必须强忍着,因为,我不能让别人看出端倪。警察分析后说,根据案件现场的诸多证据,她是跳楼自杀的。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她的死是一场意外。

古小烟的尸体在我的安排下被运往我所在的医院,我是那所医院的外科主任,这样的事情还是可以做主的。更重要的是,我不希望美丽的小烟那么快就化作轻飘的骨灰,我想留她在这个人世间多待一会儿,至少再让我多看一眼吧,毕竟她是我喜欢过的女人。

搬运尸体的工人看到如此惨烈的死状,急忙给尸体盖上了白色的布。这时,我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医院停尸间的尸体那么多,我该怎么在他们中间快速并且准确地找到小烟呢?我记起口袋里正好有一截红丝带,匆忙中,我把这截红丝带缠在了古小烟的手臂上,并特意打了一个蝴蝶结,然后才放心地看着工人把已经变成尸体的古小烟抬上了汽车。那红色的蝴蝶结衬着小烟苍白色的手臂,有种凄惨而诡异的美。

恐怖故事:手臂上诡异的蝴蝶结

所有的事情处理妥当后,我开始耐心等待黑夜。黑夜来临的时候,我就可以和我的小烟见面,我要吻她戴着红丝带的手臂。我要告诉她,我多么爱她。我要问问她,为什么这么狠心地离开我。

昼,终于结束,夜,终于来临。我换了白色的工作服,一步步地向医院的停尸间走去。

停尸间在医院的地下室,我需要坐电梯下去。我等在一座电梯的门口,片刻后,电梯从地下室升了上来。

门开了,里面走出一个戴着帽子,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。她的身材真的很棒,真像我的古小烟。可惜我的她,已经死了。我想着,心里又悲伤起来,径直走进了电梯。电梯门关上的刹那,我竟然看到门外的女人手臂上有一个红色丝带绑成的蝴蝶结。

古小烟吗?

我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,吓了一大跳,又立刻否决。小烟已经死了,此刻正在停尸间等着我去看她,这个女人手臂上的红丝带,一定只是巧合而已。

二、尸体不翼而飞

电梯很快把我带到了地下室,我熟悉地穿过一个狭长的过道。医院里有很多这种狭长的过道,我很讨厌,却又不得不每天穿行其中。我又拐了两个弯,停在了停尸间的门口。

当我拿出钥匙后,才发现停尸间的门并没有锁。我推门走进去,一股阴冷的风迎面扑来,这些对我来说早已习以为常,并没有感到害怕。里面有很多排列整齐的床,床上是排列整齐的尸体,尸体上都盖着白色的布。

我一下子有些茫然,不知道该从哪里找起,只好随手掀起了一具尸体上的白布。白布掀起一个角的时候,我看到了一只惨白色的手,上面系着红色的蝴蝶结丝带。

小烟,我的小烟啊!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,我握着那只白色的手亲吻起来。忽然,我觉出了异样,这只手不是古小烟的!

我和小烟曾经夜夜承欢,我怎会不知道她手的模样?我猛地掀开尸体头上的白布,果然是一张陌生的面孔。

既然不是古小烟,那么手上怎么会有红丝带?难道只是巧合?我微微有些害怕,但还是壮了壮胆子继续找。我一个接一个掀开尸体上的白布,居然统统是陌生人的面孔!他们的手臂上也全部绑着红丝带,连蝴蝶结的样子都一模一样。我的内心越来越恐惧,我怀疑我走进了地狱。

惊慌失措中,我更加决意要找到古小烟的尸体,我想要不然我会被活活吓死的。可是当我翻遍了停尸间所有的尸体后,我惊讶地发现,古小烟的尸体不见了!

我忽然想起来我进电梯时碰到的那个女人。我想起了她低低的帽檐,想起了她似曾相识的身材,想起了她诡异的神情,想起了她手臂上的红丝带。难道她就是古小烟?那么,已经失去生命的她又是怎么走出停尸间的呢?

三、检讨后的担心

停尸间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,古小烟的尸体至今下落不明。痛定思痛的我,决定检讨一下我的私生活。

我的妻子小惠是个善良的女人,大学毕业后就嫁给了我。我曾经对她说过,此生与她会不离不弃,同样的誓言也只跟她一个人说。我们结婚的最初,还是很幸福的。可是随着我的仕途日渐顺畅,我开始晚归,还留恋女色。

我在外面有情人,小惠是知道的。不得不承认女人在这方面心思是很细腻的。可是小惠一直没有跟我闹。这让我又诧异又鄙夷,一个想要安稳于生活的女人竟然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敢维护。我好色的胆子,开始越来越大。

古小烟算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子,她是这所医院的一名小护士,因为想竞选护士长,权衡之下投入了我的怀抱。

因为种种原因,古小烟最后并没有当上护士长,她心里有气,却没有表露出来。所以,那晚,和古小烟鱼水之欢后,为了讨她欢心,我曾对她说:“小烟,我愿意和你同生共死。”当时她莞尔一笑,说:“你的誓言我记下了。”

当我再次想起这些时,我的背后觉得冷飕飕的。

我他妈的为什么要说同生共死啊!现在古小烟的尸体莫名其妙地消失了,会不会变成厉鬼来找我啊?

这些回忆,让我有些崩溃。

四、诡异的合影

那天夜里,轮到我值夜班,窗外的风把窗户吹得“啪啪”乱响。不知不觉地,我又想起了古小烟,想起了那莫名其妙消失的尸体。

我一低头,就看到了办公桌上放着的一张科室合影。我在第一排的中间端坐着,古小烟站在第三排的第二个。那么美的一张脸,正冲着我微笑。我的神经紧张起来,我记得我接班的时候,桌面上还不曾有。这个时候这张照片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?我低下头再看的时候,已经彻底傻眼了。照片中的古小烟竟然消失了,合影里兀自空出一个人的位置。接着就在我的眼皮底下,我自己也消失了,第一排的中间也空出一个位置。如果说,古小烟死了,所以照片上的她消失了。那么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,照片上随即消失的我也快要死了?

我还不想死。

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有护士敲我的办公室门。一定是来了紧急病人,我跑了出去。护士小张对我说:“王医生,急诊室有病人找你。”

我不敢耽误,急忙来到急诊室,屋子里空空荡荡的,没有一个人。我环顾四周,发现地上掉着一截红色的丝带。

我的头蒙了,我感觉我的血压瞬间升高了,是谁在开这样的玩笑?我愤怒着把小张叫了过来。小张看到急诊室里空荡荡的,也很奇怪,嘴里一直在嘟囔:“明明有人的啊!明明有的。”

忽然,小张抬起头对我说:“对了,王医生,病人有说让我转告你一句话。”我急忙问:“什么话?”病人说:“她是来带你走的。”

我想此刻我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,因为小张正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,然后不停地解释:“王医生,你别往心里去啊!也许是我听错了。”

我拿起那截红丝带回到了办公室,那一夜再没有出现异常,我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。

五、世界上真的有鬼吗

世界上真的有鬼吗?

作为医生的我,不相信。虽然最近我身边屡屡发生怪事.但是我心知肚明,不可能是鬼。而我所能想到的解释只有两种:

一:我的妻子小惠是背后操纵者。她对我的出轨行为了如指掌,虽然一直没有与我闹过,可是难保她心里一点都不记恨。她很有可能在妒火中烧的情况下,先杀了古小烟,然后利用灵异事件吓唬我。忘了告诉你,我的妻子小惠与我在同一家医院工作,虽说是会计,可是她还是有很多便利可以接触到我和古小烟。

二:如果我的妻子没有参与此事,就只有一种可能,古小烟诈死。可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大。因为她的遗体我见了,确实血肉模糊,根本不可能死而复生。也没听说她有什么孪生姐妹之类的啊!

前后思量,我还是将怀疑的目标落在了小惠的身上。

我决定试探一下小惠,也许可以旁敲侧击地问出她的目的何在。

这天傍晚,我早早地回到了家,小惠正系着围裙在厨房做饭。看着她单薄的侧影,我的心里莫名有些难过。这个家我有多久没有按时回来过了?

我的心和我的身体都一直逗留在古小烟的床上,哪里还有时间顾及小惠有多么寂寞和酸楚。哪怕此刻,如果古小烟没死,那我们也肯定早就在某处宾馆的床上翻滚了。

想到这些,本来有点兴师问罪的我,语气缓和了下来。我走到小惠身边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。小惠的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,然后炒菜的铲子落在了地下。

小惠转过身后的表情把我吓了一跳。她的脸是惨白色的,她的眼睛没有任何光彩。在她确认是我后,猛地扑到我的怀里哭了起来。哭了一会儿,小惠忽然抬起头问:“你说,世界上有鬼吗?”

她的这句话让我不寒而栗。

等我好不容易安抚小惠的情绪恢复平静后,小惠跟我说了这两晚的怪事:夜里老有人打家里的电话,接起来却不说话。小惠急了,电话里终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王医生在家吗?”小惠跟我形容,那声音很飘,根本不像正常人的声音。小惠还说,屋子的窗户上还经常出现人影。

说完这些后,小惠一本正经地问我:“老王,我知道你跟死去的古小烟好过。你跟我说实话,你跟人家承诺过什么没有?”

我突然想起了那次我对小烟说的那句“同生共死”。那天夜里,我虽然抱着小惠,还盖着厚厚的棉被,可是我的身体还是很冷。小惠的表情让我不再怀疑是她在搞鬼。

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?

六、一截红色的编织手链

我已经有很多天夜里不能睡,我的周围时刻笼罩着诡异的氛围。这样的状态下,院方认为我没有能力再担当重任。于是撤销了我的主任头衔,还给我放了很长的假。前途一片光明的我遭遇了人生的低谷。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古小烟而起。

看来,我还必须要找到古小烟,不管她是人是鬼。

我想起了古小烟坠楼的种种疑点。当时出事的地方是一栋居民楼,可是据我所知,那栋楼里并没有小烟的亲戚或者朋友。那么她去那里究竟是要做什么?

此时,我的手机忽然响了,我一看,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我按下接听键,电话那头的声音飘忽不定,根本不像是人在说话。对方约我出去见面,地址竟然就是小烟坠楼的地方。

我必须去,我想我接近真相了。

半个小时后,我到了那栋大厦的301室。门开着,我推门走了进去。屋子很大,里面什么家具也没有。屋子的正中央摆放着水晶棺,我慢慢地靠近。走近以后,我才发现水晶棺里居然躺着消失的古小烟。水晶棺的上方还放着一截红色的编织手链。

这截手链让我想起了一件事。

那是我刚和古小烟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挤出一切时间偷欢。只要是我值夜班的时候,我和她总会在我的办公室私会。有天夜里,我和小烟在办公室的床上极尽缠绵。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,像是有重病号。我连忙穿上衣服,打开门,原来是一位急性阑尾炎患者。我当时就很慌乱,因为在和小烟缠绵前,小烟逼着我喝了不少红酒。我也知道很不应该,可小烟说,这么晚了,不会有人再来看病的。美色当前,我就屈从了。

看着患者痛得变形的脸,我只能强迫自己镇静,走进了手术室。手术最终还是出了问题,患者第二天就开始高烧不退,几天后抢救无效死亡。

医院死人太正常了,虽然患者家属有疑问,可是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手术出了问题。最后院方赔了些钱了事了;也是直到那个时候,我才发现古小烟那晚给我亲手戴上的红色手链不翼而飞了。难道我把手链落在了患者的腹腔内?这样的想法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。还好后来什么事情也没发生,所以我告诉自己,一定是丢在其他地方了。

现在,古小烟的尸体竟然和手链在一起。这到底说明了什么?

七、意外的结局

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,她的手臂上系着一截红色丝带。就是我亲手戴在古小烟手上的。

我认得她的装扮,她就是电梯里那个吓到我的女人。她取下了帽子,我便觉她眉眼间似曾相识。我想起来了,那个阑尾炎患者就是她陪同着来到医院的。

她看着我的表情,知道我已经认出她了,于是开始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。她的亲人死得很惨,死得不明不白。她动用了很多关系才查出她的亲人腹腔内竟然有这样的异物。她那晚在我的办公室里看到过古小烟,她记得我们当时的表情,也猜到我们一定有苟且之事,就把古小烟掠到了这栋房子里。在逼问古小烟后,她得知我那天在手术前竟然喝了酒,她的愤怒可想而知。可这毕竟只是医疗事故,她知道我绝对不可能为之付出生命。她不甘心,她一定要让我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。于是她选择了自己报复。

古小烟不是自杀,而是被她害死的。

她杀了我的小烟!并且换走了小烟的尸体,还利用鬼来吓唬我。其实我害怕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自己心中有鬼。

照片上逐渐消失的脸,只是她把一种特殊的药水抹在了照片上。半夜消失的病人,以及骚扰小惠的电话和黑影都是她在作怪。为了更方便接触到我,她来医院做了临时工,打扫外科和停尸间。所以她做的这一切都没被发现。直到我因为精神恍惚,被撤了职。

一切都水落石出了。我刚想问她到底想怎样,她兀自笑着说:“终于达到目的,但还不是结果。”

然后,我的头突然被人重重地一击,我失去了知觉。

再次醒来的我,发现我的头上蒙着白色的布。我知道我在哪里,我太熟悉这里的味道了,这一定是医院的停尸间。有人想要杀掉我,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女人!可是此刻我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,她一定是给我的身体注射了某种药物。

至于她为什么要把我送到停尸间,我想她的用意是把我这个活人冲抵尸体的数量吧。明天,医院停尸间的尸体将会统一运送到殡仪馆。我想大概不会有人有兴趣检查被火化的尸体是否是活的吧?

此刻,我听到有人打开了停尸间的门,他们一定就是来运送尸体的工作人员。我的意识却已经越来越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