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漫丫丫



民间鬼故事之女鬼夜烧兰若寺

说起来这已经是十年以前的事情了,那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,也就是在十年动乱期间,故事的地点是在湖南省某市的一个小镇上。

这是一个盛夏的傍晚,没有一丝风。远处的天边,一轮火红的太阳还没有完全沉下去。漫天炽红的彩霞,浸染着整片大地。四野里静悄悄的。忽然,一阵刺耳的恬噪声响起,千百只乌鸦仿佛被什么惊动,纷纷扑腾着翅膀掠向半空。远看去,好象一大把黑砂密密蓬蓬地飞扬起来,映在暗红色的天幕中。

透过小山坡上浓密翠绿的林叶间隙,可以看见一条羊肠小道。

小道上,有百来个身穿劲装的大汉,正执着火把,在几个骑马人的带领下悄无声息地前进。

民间鬼故事之女鬼夜烧兰若寺

领头的白马上,坐着一个身材敦实,满面油光的中年胖子,神色看上去有些紧张和焦虑。"王福,还有多远?"他问身边一个师爷模样的瘦子。那叫王福的瘦子也是一脸的不安,他轻声道:"报告刘龙镇长,出这片林子就到了。"

刘龙闻言,握了握手里的缰绳。回头朝队伍高喝道:"大伙小心,兰若寺快到了!"

当"兰若寺"三个字刚一出口时,两旁的密林中,忽然刮起一股强烈的阴风,吹得树叶漫天乱舞,所有的火把也都伸缩不定,一明一暗的。远处乌鸦的叫声,也变得更凄厉了。仿佛这三个字里,竟隐含着一种邪恶的魔力。

民间鬼故事之女鬼夜烧兰若寺

整个队伍一百来条壮汉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。大家纷纷护着火把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都停了下来。刘龙见状,心头也有点发颤。不过他毕竟身为一镇之长。为了壮胆,他把马鞭往半空中一甩,"啪"!抽出一记清脆的声音。

"怕什么!大家都把毛主席语录给我拿出来,好好念,大声念!有他老人家在,什么妖魔鬼怪都得完蛋!"经他这么一命令,所有人如梦方醒,忙从军装上衣袋里摸出一本小红书,高声念起语录来。

一时间倒也口号汹涌,声势大壮。就连刚才那股子怪风也悠忽消失了。

"继续上路!"刘龙催着队伍重新前进。

"刘镇长真是英雄虎胆啊!我看这次去拆那个破寺,一定马到功成。"王福献媚地笑着。

刘龙挥挥手,打断了他的话:"会不会成功我还不知道,我只知道这次要是拆不掉那座鬼寺,那个新来的乡长就会把我打成牛鬼蛇神!"

"恩,我看那个乡长是故意和您过不去哪。"王福低声附和着。

原来,几天前新任的乡长下令,要刘龙在全镇之内破除四旧,还特别指名要拆除镇外的兰若寺。刘龙当时就觉得很为难。因为这兰若寺是近百年来远近闻名的鬼寺。别说有人敢去拆它,就连它附近一大片树林都没人敢走进去。

刘龙怕找不齐人手,就对乡长说了拆寺的困难,希望他能通融通融。谁知新乡长冷冷一笑道:"刘兄,不是我要逼你。这可是上头压下来的命令啊!你如果办不好,那我只好把你交上去,当"革命不力"来查办了。"

刘龙一听,脸色都白了。他知道"革命不力"这四个字所代表的分量。

乡长又道:"总之,要是拆不掉那寺,那你刘兄只好委屈委屈,去当牺牲品了。不然的话,我就没法向上面交代了。无论怎么说,有你去背黑锅,总好过我去背黑锅吧,呵呵!"

"你他妈的,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当替死鬼吗!"刘龙闻言,气得心里大骂一通。但官大一级压死人,他也无可奈何。

说到这,必须对兰若寺先作个简单介绍。兰若寺,原是清朝末年本镇一个富翁修建起来的义庄。

所谓义庄,就是专门用来停放无主尸首的大殓房。那个年头到处兵荒马乱,浩浩千里荒野,饿孵死尸遍地。所以富翁发善心,特地在镇外小山下建造了一座大房子,给这些生不逢时,死不逢地的可怜人一个归宿。

不过这些孤魂野鬼聚集之地,总会有一股挥散不去的冤恨阴气。

当时为了镇邪,特地把楼改为两层。底层用黄铜塑了一尊地藏王菩萨。并且长年雇有专门的看庄人小心供香。有了"菩萨",义庄就成了寺庙。至于为什么叫兰若寺,传说是富翁建这寺时,新丧了一个名叫"兰若"的小妾,为了纪念她,所以定名为"兰若寺"。

后来岁月沧桑,中间又经过几十年大乱,原来的富翁迫于乱世,早已经举家迁走他方,连看庄人也不知去向。兰若寺就此破败凋零下来。直到前几年闹灾荒时,有不少灾民无处可去,曾大着胆子结伴上兰若寺去栖身。后来听说他们饿得没法,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。

但不知什么原因,最后所有的人全都死在那里了。从那时起,兰若寺就成一个人人谈之色变的鬼寺。

刘龙接到命令后,立刻进行全镇总动员。忙了好几天,终于在乡长规定期限的最后一天,也就是今天下午刚凑满了一百多名胆子比较大的年轻人,组成一支拆寺突击队。由于时间紧迫,他们只好冒险在入夜后向兰若寺进发。

此刻。夕阳早已落山,山中夜雾渐浓。白天的暑热消去,一阵阵带着凉意的山风,掠过满山晃动的黛色,轻轻徐徐而来。然而这舒爽的风中,却意外地夹杂着一股越来越浓重的腐臭气。众人的口号渐渐喊不出来了,因为每个人都不得不用手掩着鼻子。

没多久,眼前渐渐开阔,刘龙一行人马终于走到林子的尽头。

一出树林,赫然扑入眼帘的,竟全是死人!

大量的尸体就横七竖八地躺在一大片空地上。灰银色的初月下,这些尸体全像是一些未曾活过的蜡人。眼瞪得大大的,嘴张开,双手僵直得朝天伸着。身上没有什么衣服,只挂着几片尚未完全朽烂的破布。一股淡灰色的恶臭烟雾正氤氲其中。

在这片空地后面,就是一座高大森然,残破不堪的古寺。寺门的匾额上,"兰若寺"三个金漆大字灰蒙暗淡,毫无光泽。

队伍停了下来。熊熊的火光照耀下,每个汉子的脸色都青青黄黄的,竟也变得和这些尸体差不多,只不过脸上多了一道道冷汗。

有些人还忍不住弯下腰,呕吐起来。刘龙见到这种景象,也泛起一阵恶心。

他强压下胃里的翻腾,扯直嗓子叫道:"先把这些尸体清理到边上去,等会一起烧掉。"

一个小头目带着几十个壮汉排众而出,开始收拾现常好一会儿,才把所有尸体都堆到一块。寺门前的道路已被清理出来。但是经过刚才那一阵翻动,臭气更浓烈了。沉沉的死气,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,使所有人都默不作声。

"好,大伙动作快点,到寺里面去把炸药装上!"刘龙挥手道。

他这次的计划是直接用炸药炸掉整座寺。但等了半天,竟然没有人敢再迈出一步。"他妈的!"刘龙大怒,拔出腰间的手枪嚷道:"快上!谁不去毙了谁!"枪口之下,众人没办法,只好鼓起胆子,靠近兰若寺。

在王福的带领下,大家合力用一根长木撞开大门。

门一开,一股不知积郁了多少年的腐败臭味,合着森冷的阴风从里面吹出来,吹得每个人的脸色比死人还青白。几个人憋着呼吸,战战兢兢地拿着火把往门里探去。

微弱的火光中,地藏王菩萨面目狰狞地瞪着这些外来者。满身的黄铜和绿锈,混合成一种妖异的颜色。大殿的地上,竟也躺满了干尸。"别看了,快进去把炸药埋好!"王福指挥着大家,仗着人多势众,一下子拥进寺里。刘龙骑着马站在门外,在十个亲兵的簇拥下,监视着这些人的工作。

这时,天色愈来愈黑,风也越来越大,天上乌云翻卷,一场大风暴似要来临。刘龙看了看天,心里生起一股不详的感觉。"快点干!"他大声催喝着。

谁知他话音刚落,一声惊雷平地炸响!就像从九天最高处砸下来的一记重锤,重重地砸在每个人绷得紧紧的心弦上。

四野里的狂风夹着汹涌的雨意,卷起漫天风沙,呼啸而至。刘龙的坐骑不停长嘶着后退。亲兵们手里的火把一支连着一支熄灭。

"救命啊!"一声凄厉的叫喊声从兰若寺里传出来。紧跟着,惨叫声像瘟疫似的,迅速传染开来。兰若寺里,不断有人此起彼伏地喊叫着,并伴随着利齿啃碎骨肉的声音,还有胡乱开枪的声音。

"里面怎么啦?"刘龙一边使劲勒住不听话的战马,一边高声喝问。

突然,寺里面一下子涌出来无数汉子,王福也夹在中间。他看到刘龙,大叫着:"刘镇长,快逃啊,这里是僵尸窝啊!"刘龙还没听清楚,就被他手下的亲兵拉转马头就走。大批混乱的人群也随即跟在他后面逃命。这时,天上惊雷一个接连一个炸响,几乎震碎了所有人的胆子。与此同时,一声声凄厉尖锐的鬼啸声划破天地,深深刺进每个人的耳膜里。刘龙和手下人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,拼着命地往回狂逃。

一口气狂奔一个多小时后,刘龙和这些人马终于逃回镇上。待他好不容易缓过气来,清点一下人数,发现竟少了二十多人。刘龙长叹一声,几乎晕倒。王福一见,忙着人把他搀扶进去,并解散了队伍。

在镇公所的小房间里,刘龙终于清醒过来,站在屋子里不停地唉声叹气。王福见状问道:"刘镇长,你现在准备怎样呢?"刘龙苦笑一声,两手一摊道:"还能怎么办?拆不掉兰若寺,那我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。"王福道:"走?有这么严重?"刘龙疲倦地抬抬手道:"不走,说不定那个乡长会让我去蹲大牢。

王福眼珠一转,忽然道:"刘镇长,我倒想起一个人,或许能有办法。"刘龙没有答话,只是翻翻眼皮,无力地瞧着他。

王福凑近一步道:"前几天我的手下抓到一个行医的游方道士,为了宣传唯物主义思想,我们把他关在牢里接受党的教育。不过我听说那人竟是江西龙虎山张天师的弟子,对驱魔逐鬼很有一套。不如让他去......"刘龙皱着眉头道:"他行不行啊?"

王福一笑道:"不妨让他先去试一试,要抓得住僵尸,那最好。

要不行,我们就把这道士交上去,说他就是兰若寺里装神弄鬼,防碍革命的主犯。"

刘龙道:"把道士当替死鬼?不知乡长那里通不通得过?"

王福道:"这没问题,只要对道士上上刑,不愁他不认罪。我们再故意把审问的时间拖得久一点,等捱过了这股破四旧的风以后,谁还记得拆什么兰若寺?到那时,我们再私下里孝敬一下乡长也就成了。"

刘龙这才展颜道:"也好,就这么办吧。"

不一会儿,一个老道被押上来了。

老道看上去已有六七十岁了。长得粗胖平庸,身上的道袍也破破烂烂,肮脏不堪,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仙风道骨的样子。刘龙一看,心里就来了火:"说,你犯了啥罪?"

老道显然有点惊慌:"报告镇长,我没犯罪。我不过在镇上替人烧烧符咒,看看病埃"刘龙一拍桌子道:"还说没犯罪!搞迷信活动!传染封建主义的残渣余毒,罪大恶极!"老道被他这么一吓,顿时噤若寒蝉。刘龙又道:"现在全国人民都在进行着伟大的红色斗争,你他妈还敢顶风作案,我看你是活腻味了!照你的罪行,应该立刻拉出去枪毙!"

老道一听,忙叫起来:"冤枉啊,你们不是说只关我几天教育教育嘛,我可没做任何坏事埃"刘龙一瞪眼道:"还敢狡辩?卫兵,拉出去枪毙!"两个红卫兵立刻上去拖拽老道。此时,王福忙一摆手道:"且慢!"刘龙也趁机打了一下眼色,示意将老道放下。

王福走到浑身发抖的老道面前,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:"老道,我说你就别嘴硬了。你的罪行可真不小,政府随时都可以把你就地枪决。喏,看你年纪一大把,也活得不容易。现在有个将功补过的机会,你想不想要?"

老道一张脸都被吓白了,连忙道"只要保住老汉一条性命,您尽管吩咐。"王福一笑,语声更为缓和:"好,这件事你要是办好了,我们立刻放你走,还可以送你一些路费。"说着,他就把兰若寺的事向道士说了。

"你现在就去捉那些僵尸,一定要成功。不然你死定了。"等王福说完,刘龙冷冷地插了一句。

"捉僵尸??这,这还不是让我去搞迷信活动吗?"老道显然搞糊涂了。

"放屁!这是伟大的革命任务,再胡说马上枪毙你!"这次王福也凶神恶煞似地吼道。性命悠关,老道无奈之下只好答应。

不一会儿,在老道的要求下,一些黄纸,狗血,糯米全准备好了。还有一柄被派出所没收的桃木剑也还给了老道。等一切搞妥,已是午夜了。刘龙再次率领五十名亲兵,跟着老道,前往兰若寺。

一场大风雨刚刚过去,天上无星无月,山野间,显得异常的清冷和黑暗。风吹过小道两边的树林,不时发出一阵阵呜咽。一行人胆战心惊地穿过树林,终于又来到兰若寺前。

寺门前的空地,又是一片狼藉。原先堆好的尸体被刚才逃命的人群践踏得乱七八糟,到处都是。而且兰若寺的门槛上,还躺着好几具刚死不久的尸体。全是刚才带来的一些壮汉。只见那些人的喉咙全部被咬开了。而且身上的皮肤青中透白,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已被抽干。

老道见状,脸色顿时凝重起来。他朝后一挥手,全部人马顿时停了下来。刘龙也不敢出声,只是把手伸向腰间,牢牢地抓着手枪。

老道取下背后的桃木剑,随后回头道:"镇长放心,这里的僵尸杀伤人命,天理难容,我辈道家弟子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。"

说这些话时,老道的脸上,竟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神圣光辉。刘龙也不由肃然道:"好。只要你除掉它们,我立刻放你走,绝不食言。"

随后,老道大踏步地从尸丛中走过,毫不犹豫地跨进了黑黝黝的大门。刘龙看着道士消失于黑暗之中,忙示意手下持枪守住每个角落,不让老道有机会溜走。

走进大殿,一片昏暗。

借着寺顶缺口处漏下来的微光,道士低头看去,脚边全是尸体。有的只剩骨架;有的还维持着死前的挣扎样子;有的则匍匐在他脚下,张嘴瞪眼地望着他,手高高伸起,好象要抓住他的袖子。再抬头,地藏王菩萨正盯着他,那神色不像是菩萨,倒像是地狱里的阎王。

见此惨象,老道也不禁打了寒颤。他取出包袱里的黄纸,边念念有词,边把黄纸撒向四处。他看到菩萨后面,有一条很宽的,带雕花扶手的木楼梯,直通向二楼。于是他来到楼梯边,忽然,楼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,好象是老鼠在啃吃着什么东西。他不敢怠慢,蹑手蹑脚地爬上楼梯,很仔细地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走到最上面,他探头望去。

楼上,不知是谁,点着两支孤零零的火把。

火焰在风中轻轻摇摆,这火光,竟是惨绿色的,恰似幽冥中的鬼火。飘摇的火光下,无数具棺材,整齐地停放在宽阔的楼板上。

一股只属于死域的摄人寒气扑面而来。

不过,在这一片死域中,老道竟看见几个满头白色长发,极瘦极瘦的老人!他们正蹲在棺材丛中,不知把什么东西从棺材里挖出来,放进嘴里,悚然有声地嚼着。

"果然是僵尸!"民间老道一伸手,取下背后装满黄狗血的皮袋。一下跃上二楼,大喝一声:"疾!"皮袋抖开,狗血撒向这几个老人。

瞬间,老人身上,血雨所沾之处,立刻嗤嗤作响,冒出白烟。老人们凄厉地惨叫起来,一个个回过头来,竟都是一张张血肉腐烂的骷髅脸。道士手中的桃木剑,刹那间化作一道圆弧红光,劈向它们。

就在此时,楼上的棺材全都蠢动起来。

仿佛每具棺材里,都有沉睡了千百年的冤魂厉鬼刚刚苏醒过来。

因无法忍受黑暗世界里的永恒幽闭,正躁动不安着要破棺而出!更有甚者,一些死黑色的手爪,已从棺盖底下伸了出来,长长的指甲一下一下抓抠着棺材盖,发出阵阵涩耳的声音。

老道见状,大袍一挥!

黑暗的空中,忽然多了点点星光,漫天晶亮!

"星光"一落在那些枯黑的手上,立刻"轰"的燃烧起来。

原来这些雪亮的"星",竟是施过法咒的糯米!

道士脚踏九宫八卦,悠忽来去,不断舞剑作法,所到之处,棺材全部着火焚烧。僵尸的惨嘶声此起彼伏,整个二楼,已成一片烈火地狱!

忽然,二楼中央,一口最大,也是最精致的棺材人立而起!

雕着鸾凤好合的镶金棺盖飞处,射出一个雪白长衣,雪白长发的女子。女子五官娇好,面目如生。只是脸色煞白,表情凄厉。一双凤眼里,没有眼白,只盛着两颗血红欲滴的瞳仁。她在半空中几下挥袖,就扑灭了大部分火焰。

老道一见,知道她是这里的群尸之王,立刻捏起剑诀,手中桃木剑犹如一条红色电龙,追射过去。

楼面上,风声大作。只见一道红光,一道白光,追来逐去,不分胜负。老道见久战不下,遂灵机一动,卖个破绽,往楼下逃去。

女鬼厉啸一声,双爪箕张,凌空追扑而下。

谁知老道心里早有定策。他一逃到楼下,便打出一张黄符!

黄符不偏不倚,正好贴在地藏王菩萨的头顶上。只是这么一停,女鬼的森森利爪就已扑到眼前。

老道一舞剑花,口中高声念出九个字:"临,兵,斗,者,皆,阵,列,于,前!"

怪事发生了!

黄铜塑造的地藏王菩萨忽然睁开一只眼。眼中射出一道耀眼的金光,一下子把飞在空中的女鬼笼罩进去。女鬼像似被火烫了一样,立刻高声嘶叫起来!只见飘飘的雪衣,飘飘的白发在一大团金黄色光芒中漫天激舞,但就是冲不开去。

老道见她落入陷阱,抄起桃木剑,直刺女鬼心脏。

谁知剑刺去,女鬼竟险险一侧身,避了开去。

老道一剑刺空,整个人收势不住,直向女鬼怀里冲去。

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好。但是,女鬼那支冰冷的手爪,已经捏上他的咽喉。

"这下糗大了!"老道百忙中抛下桃木剑,双手一合,紧紧拍住女鬼的手,不让她再有寸进。

一时间,两人都僵在半空中,谁也奈何不了谁!

"道长,你我井水不犯河水,为何如此苦苦相逼?"过了好一会儿,女鬼竟作人语,而且声音并不冰冷。

老道耸起两道灰白的眉毛,大喝道:"你们这些鬼东西,占据这里杀害无辜,我自当替天行道!"

女鬼闻言,忽然把手松了一松,低声道:"其实我们杀人,也是被逼无奈。道长请容我细说。"

老道感觉咽喉一松,仍然警戒着说:"你们杀人,还有何道理?!"

女鬼幽幽长叹一声:"我们都是一些死于非命的苦鬼,生前遭人欺凌,含冤而死。死后又被弃置在这里。一群可怜的孤魂野鬼,在此相依为命,已有上百年了。我们只想安安静静地住下去,从没想到过要害人。只是最近,有生人来,要把这里铲平。使我们再无容身之地,还要把我们炸得灰飞烟灭,永世不得超生。所以我们不得已,只好杀掉其中一些人,以吓阻别人。"

老道见女鬼语调凄惶,脸色渐已缓和:"但你杀害生人,总是不对!"

女鬼道:"我们也是为生存下去,才杀人的。而且我们杀的那些人。生前都杀过人,应该不是好人。我们可以闻得出杀过人的人。"

老道一听,知道她说的不是谎话。因为自从他来到这个小镇后,就亲眼看见过好几场武装械斗。在那些残酷的武斗里,镇子上的年轻人,为了自己活命,只好杀死别人。其实说不上谁好谁坏,因为人人都身不由己。

女鬼见老道沉默着,又道:"我们这样做,实在是身不由己埃"老道无语良久。忽然,他像下定决心似地说:"好吧,我豁出去了!我这就去劝门外那些人,让他们别拆这寺,留你们一条生路!

女鬼忙道:"道长,你这样,真教我们无以为报。"

老道洒然一笑道:"不用报,只要把你的手拿开就是。"

女鬼立刻一缩手,放开了他。

老道落地,女鬼道:"道长,也请收了这道黄光吧。"

"好!"道士忽然抄起地上的桃木剑,趁女鬼不备,一下子刺进了她的心脏。

剑刺处,黑血迸溅!

女鬼吃惊地握着剑身,目疵欲裂地瞪住老道:"你为什么还要杀我?"

老道手腕一用力,桃木剑从女鬼背后透出来:"你别怨我!如果我不杀你,门外那些人就会杀我。他们根本不会听我讲道理的。我其实和你一样,都是为了生存,而身不由己。不管怎么说,你去死,总好过我去死!"

女鬼浑身开始收缩,它喃喃道"你去死,总好过我去死?!果然是一条好理由。"接着,它头一垂,全身着火燃烧,瞬间飞灰烟灭了。

第二天,兰若寺已被焚烧得一干二净。刘龙镇长也因此免于撤职。至于那个老道,则在当夜被悄悄放走,从此不知去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