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漫丫丫



灵异鬼故事之棺材铺

我的故乡位于江华瑶都的一个小镇,小镇不大,不甚繁华。一条国道由南至北将小镇一分为二,这分出来的二半,姑且称作东面和西面。东面多以高山树林居多,当中分散着几座村落,人口不是很多。西面则以黄土丘岭为主。零星的几座村落的人口也不是很多。

在6、7十年代左右。东西二面村落的人们如若需要生活用品,都得到小镇的北面,那里有一小片商铺区,有饮食的,修理的,日杂的,稀稀散散也就几家左右。只要是大众主流用品基本上都有卖。

俗话说饮水思源,喝水不忘挖井人。这北面的商铺区为人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补给来源。自然就会有人想知道它是从哪时开始形成的。可是镇上没几个人能回答这个问题,既便是年过七旬的老者。也只有摇头的份。既然无从考查,人们便也不再追问下去。天长日久,日积月累。人们便给这北面商铺区取了一个名字--------------老街。

灵异鬼故事之棺材铺

老街是一条很短的街道,走一趟来回顶多不超过二十分钟。通常,人们买了该买的用品后,无处可逛的情况下,就三五成群凑在一起,天南海北地侃大山。上至神仙鬼怪,下至三皇五帝。内容五花八门,包罗万象。其中又以神怪类最让人津津乐道。

灵异鬼故事之棺材铺

而说起神怪一类的奇事,又以“刘家棺材铺”最让人匪夷所思。说起“刘家棺材铺”,就得说一对姓刘的兄弟。老街的腊面上住有二兄弟。大哥姓刘,年纪在四十左右开外,整天带着一副近视眼镜,为人处事慢声细语。咋一看给人书呆子的感觉,大伙因此都叫他刘呆子。刘呆子的弟弟却和哥哥相反。长得五大三粗,孔武有力。和人搭话不对调的时候,常以武力回击对方。因此得名-----刘猛。

刘家二兄弟家里再无其它亲人。二人年纪也不小了。但一直还没讨到媳妇。为啥?都怪他家开了间棺材铺。进门相亲的闰女一听到棺材二个字,立马转身就走。死,是人们最忌讳的事情。而棺材就是装死者的,和死有相连的关系。

一提到棺材这种东西,谁不感到晦气呢?虽然因为棺材的原因讨不到媳妇,但刘家兄弟还得把这身手艺做下去,总不可能为了讨媳妇而把祖传手艺扔下吧?而且他俩只懂这门手艺。要做别的买卖。不如叫他俩去自杀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刘家兄弟踏踏实实的经营着棺材生意,逐渐把娶媳妇的事情谈忘了下去。

话说一个狂风暴雨的深夜。刘呆子一个人待在铺里守夜。诺大的一个店铺,黑森森的。阴风阵阵刮起,闪电不时照在堂屋里的一具具黑皮棺材上。让人看了不禁毛骨悚然,刘呆子纵是和棺材打了多年的交道,此时此境,竟也从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。他从床上坐起,寻思着是不是点燃马灯,给堂屋增加点光线。

人嘛。天生就对黑暗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恐惧。此时如果能看到一丝亮光的话,心底毕竟要踏实多了。想毕。刘呆子下了床。借着不时亮起的闪电,往床角的马灯摸去。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摸上。刘呆子又从口袋里掏出火柴点燃。可是划了几根火柴都无法点亮马灯,皆因风势狂猛。一下就把马灯吹灭了。

刘呆子急得没法。看看被狂风吹得啪啪作响的窗户,心想既然无法点亮马灯,那就别点了。还是上床好好休息吧。想毕,刘呆子回到床边,正想躺下去时。突然看到堂屋的门外有一个黑色的身影。这身影虚无飘渺。若隐若现。似身影又非身影。仔细看又有点像是窗外大树投进来的影子。刘呆子瞪起双眼看了好半天,愣是无法辩清眼前之物是树影还是人影。

他突然记起自己没带眼镜,赶紧摸索着从身上掏出眼镜带上。再次向门外看去时,他终于确定自己的眼睛了。门外的拐角处确实站有一个身影。这身影的一半身子隐藏在门边,另一半隐在门外。头部长发飘动,从轮括上看像是一名女子。刘呆子看着看着背脊不自觉地冒起了一股寒意。他每次守夜的时候,都会把堂屋门从里面锁上。

今晚这门怎么会自动开了?他越想越害怕。心知遇到邪门的事物了。当下在心里默念避邪真言。同时伸手往床头摸去。床头放着一根铁棒。是刘呆子防身用的。也许是太紧张了。摸了半天,既然摸不到铁棒。刘呆子心叫不妙。冷汗从额头上沁出。紧急关头中,门外的影子向屋内走了进来,确切的说,应该是飘进来。

三秒钟不到的功夫。就飘到了刘呆子一米开外的距离。这时一道闪电亮起。刘呆子看清了身影的相貌。她是一个女人。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整张脸。只有在下巴的地方,露出了一条红红的事物。看起来有点像人的舌头。不过刘呆子转眼就打消了这个猜测。

那红红的事物从下巴一直吊到喉咙处。按常理来讲。舌头是不可能有这么长的。女人默不作声地站立在刘呆子面前。头微微低着。也不说话。直把刘呆子唬得全身直发毛。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。对峙了好半天。刘呆子终于壮起胆子问话了:你是谁?怎么闯进我屋里来了?

你不知道我是谁吗?”女子说话的声音含糊不清。怪怪的。像是舌头少了一节。刘呆子听到女子答话了,又见对方没有害自己的意思,紧张的心情稍微平和了一些。赶紧又问:“你是谁?我真不记得了。”

“我是你的顾客。”女子含糊不清的答。

“顾客?”刘呆子的脑子迅速转动。搜索了所有认识的顾客。愣是没有这名女子的印像。

“我真记不得你了。你能说你的名字吗?”刘呆子抱歉地笑道。

“我叫小珍。”女子答。

“小珍?”刘呆子敲着脑袋想了好一阵,终于,他记起来了。白天的时候。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叫小珍的顾客来过店里。

刘呆子正在脑里努力搜索有关小珍的记忆时。小珍又说话了:“你做的棺材我不满意,太长了。要短点。改短十公分就合适了。我先走了。如果你不改的话,我每天晚上都来找你。”

没等刘呆子反应过来。小珍缓缓向门外走去。一下就不见了踪影。

等刘呆子回过神时,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被冷汗沁湿了透。

第二天早上。弟弟刘猛刚进门。刘呆子就说起了昨晚的事情。刚说到小珍二个字时。刘猛的脸色突然一变。他大惊道:我昨天去一个顾客家拉生意,他家死了一个女的。名字就叫小珍。刘呆子一听。心知遇到鬼了。当下赶紧和弟弟赶工做了一副棺材。大小和小珍说的一样。此后的晚上。小珍也就没来找他了。故事也到这里就结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