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漫丫丫



惊惧灵异事件薄

惊惧灵异事件薄!一辆黑色的灵车驶进了一块比较宽阔的空地,哀吊的音乐传遍整个广场,一间较大的房子里面放着一口大大的棺材,所有的人都各自站在一旁。有的哭泣、有的高兴、有的甚至没有喜也没有泣。

在这么哀怨的气氛里面,殊不知早已经有一双诡异的眼神正在盯着这些人看。突然在这间大房子里面传来了这两声:“咳咳”这声音听上去好像用刀子在木头上面划出来的声音一样,这声音此时听起来不但大声,反而使整个灵堂都陷入了恐惧之中。

惊惧灵异事件薄

“咳咳......”又是这种声音,人们都寻着着生源望去,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这声音居然是从这棺材里面发出来的,跪在地上披麻戴孝的女人和孩子想必就是这死者的家属。

人们来到了棺材的面前想看个究竟,在地上的女人和孩子也是惊恐的站起来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棺材看。这时候棺材忽然晃动了起来,人们此时全都散了开来,此时那些烧成灰的冥币已经漫天飞舞了起来,桌子上面的蜡烛瞬间熄灭。

棺材还在激烈的抖动着,也就是这时棺材板就好像被什么大力使劲的推了开来,此时灵谈里面的灯光一闪一闪的,而此时人们能听到一种声音:“我在下面过得好苦啊,你们生前对我不好,我死后你们还拿我的身体赚钱,你们真不是东西。”

人们都纷纷倒在了地上,有的屁滚尿流的逃跑了出去,有的甚至被吓晕了过去,有的跪在地上说道:“大表哥对不起,你生前的时候我承认是对你不好,不过这都是你的表姨妹叫我这么做的,不关我事啊!!!”

突然间从棺材地下面渐渐的爬出来一个人,他的头顶上有钉子插在上面,手指甲扒在地上印出黑红色的血迹,随之又不见了,手指甲已经被拔去,看样子是受了什么严重的刑罚一般。

这时一张苍白色的脸出现了在他们的视线之内,很明显的看到脸上还有一条深深的疤痕。

突然他苍白的手一下伸了出来......

在床上的丁山满头大汗的呼吸着,他看了看枕头上面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所侵湿,他在枕头下面摸索了一会儿这才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现在是凌晨2点半。他不知道为什么只从搬家到这里就天天晚上做恶梦。

丁山把灯打开,走到了厨房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水,因为自己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做这种梦了,这种梦好像要告诉他什么,但是尽管自己怎么去想,也想不出所以然来。

丁山来到了洗手间,把水龙头打开,哗啦哗啦的清水直流到浴缸里面,他捧起一把水泼到了自己的脸上,因为自己的眼睛已被水打湿的缘故,所以他才摸索着去那毛巾,摸索了半天之后他终于摸到了一块。

察干脸上以及眼睛上的水之后,丁山在看一下镜子,也就是这时候镜子里面出现了一身黑袍的女子站到他的身后,女子的头是低下来的,头发遮住了脸部,让人一眼就觉得她是没有脸的,肩膀很高而且个子也很高,这黑袍丁山也知道,正是寿衣店里面卖的那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