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漫丫丫



是不是真的有鬼了

是不是真的有鬼了!S大学坐落在某市的北郊,是一所比较有名的大学。特别是它有几个系在全国也小有名气。S大学里高楼林立,办公楼教学楼加上学生宿舍已经有12所了。这12所大楼都是在峻工不到一年里,有学生从楼上跳楼自杀。

12所大楼12个年轻的生命,每一所大楼都见证了一个鲜活生命的凋零。

一个恐怖的传说开始在S大学流传:每座新楼盖好,都会把以前的冤魂招来,他们会在学生中找个替死鬼,向他索命。人们都很怕新楼。

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S大学有几年没盖新楼了。随着学生的增加,S大学大学不得不盖的第13所大楼艺术楼也竣工了。为了避免类似悲剧重演,校领导一致决定把艺术楼楼顶通向天台那间楼道永远封闭,上一把大锁锁住,任何人都不地打开。

一年,两年过去了,没有人从这里跳下了。S大学这个恐怖的故事快要被人们遗忘的时候,一个女生在一个晴朗的午夜,由这里跳下,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刑警们勘验完现场,认定是自杀。不过有一件另他们不可思议的事,就是在那个女生的眼中发现了临死的影象,通过电脑绘制,照片让人们都大吃一惊:确切的说,这不是一张人脸。头发乱蓬蓬的,向向翻着,一张煞白的脸,一张咧开的大嘴几乎占了下半个脸,一个半尺长的舌头耷拉在外面,尤其是那双眼,几乎全是白眼珠,只有一点点黑芒,更另人恐怖的是,他的眼睛和舌头都在向外冒血。更准确的说,这是一张鬼脸!这是她最后看到的东西。

难道真的有鬼?刑警们虽然听说过S大学的传说,都是不相信的。

是不是真的有鬼了

刑警们把情况通报给了校领导,看完照片的领导们开会,要严密封锁消息。可是校园已经悄悄传开了,说跳楼的女孩是被鬼害死的,公安人员已经从她眼里拍到了鬼的照片,等等。

这个血淋淋是事实使那个传说更加真实更加恐怖,不少学生开始后悔来到这个厉鬼做祟的学校。

一王果和欣发展的很快,刚刚两个月,两人已开始在学校外偷偷的租了套民房。是上下两层带个院子,象个小别墅。虽然贵了点,但欣的家里有的是钱。开始过他们的二人世界了。

王果和欣是大家羡慕的一对,王果英俊潇洒,长的象胡兵一样。而欣不仅是班花,还有就是她还有一个副部级的爸爸,这或许是王果成为大家羡慕的主要原因。

刚搬进去时,二人同进同出,其乐融融。

这天,欣一个人先回来了。天刚擦黑的时候,她听到门玲响,她出去打开门,看到一个长的很文静的女孩,有着一头长长的秀发。她说找王果,欣说不在,她的眼睛翻了翻,说了一句怪怪的话:“不会太久的。”就走了。

王果回来时她问他那个女孩是谁?王果刚开始是一脸的茫然,听到她描述她的外貌,他的脸色大变,口里小声说着不可能。她再追问是谁,他说了声不认识就再也不说话了。

第二天,还是同样时间,还是欣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响起了门玲声,欣开门一看,还是昨天的那个女孩,她还说找王果。欣说不在,接着问她她是谁?她还是怪怪一笑:“你去问王果吧。”转身走了。

欣这次把她看的很仔细,突然她感到她很眼熟,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。

天已经黑透了,王果才回来,欣再三追问他他还是坚持说不认识她。从他闪烁的眼神中,她知道他一定有什么在隐瞒她。

吃完饭,天开始晰晰漓漓的下起了小雨,空气潮湿而阴冷,这种天气似乎也可以把人的心弄的沉郁起来。门玲又玲玲的响起,他去开大门,她则站在屋门口向外看。

门开了,却一个人都没有!

王果狐疑的走回屋,他们刚刚座定,门玲又刺耳的响了起来,他们一起起身,王果三脚两步的跑到门边,打开门,外面还是没有一个人,门玲还是在玲玲的响着。声音在黑色的夜里显的孤独而凄厉。声音一声声打在他们心上,两个人都莫名的升起一种恐惧。王果用力拍拍门玲,响声依旧。他最后把门玲上的电线用力拽断。声音停止了,“这个破门玲!”他嘟努着进了屋子。

临睡前,在二楼的阳台,欣依偎在他的怀里,二个人都没说话,各想各的心事。忽然,在王果怀里的欣一个激灵,她颤声问:“你,你看到她没有?”

王果向院子望去,阳台的灯光还是把院字照的清楚的,一个一身白衣的人站在院子中央。她的头发衣服湿淋淋的,长长的头发,但顺着脸和衣服流下来的不是雨水,而是血水!血色被白衣映的很刺眼。他已经认出她是谁了。

王果压抑住自己的恐惧,对着在怀里打颤的欣说:“什么也没有啊,别瞎想了,去睡吧。”他把她抱上了床。

在床上欣忽然说:“我想起来了,她就是你那个跳楼的老乡梨。”

外面的雨声渐渐停了,四周很静,静的没有一点活力。二人都因为刚才的事还心有余悸,都没睡的着。突然,一阵歌声传来“夜太黑……”是林忆莲的歌,不过声音对王果太熟悉了,这是梨最爱唱的歌。声音很清脆,是从院子里传过来的,后来声音到了楼下,从楼梯越来越近了,声音一直飘到他们的身边。

欣把头埋在王果的怀里,王果紧闭着眼睛,面向着墙,他不敢回头看。歌声在他们床边一遍一遍的唱着,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哭泣声,“呜……”哭的凄楚又悲凉,听的他们两个又难受又害怕。

声音猛然没有了,没有声音的沉寂更让人喘不气来。王果看到在怀里的欣吓的几乎不能动了,咬咬牙,大着胆子拧开了台灯,屋里什么也没有,他把她拉起来说:“我们赶快走!”

两个人迅速穿好衣服,下了楼,逃也似的奔出了大门。外面是沉沉的黑夜,伸手不见五指。两个人手牵手向学校奔去。

走着走着,两个人觉得不对劲。往常不的十分钟的路,现在就是走不到头了,还没有容他们多想,后面传来一个声音:“等等我,等等我。”四周是什么都看不到,可是这个远处白色的身影却看的很清楚。

“等等我,还我命来,还我命来!”声音越来越近。他们拔脚拼命的向前跑,前面越跑越黑,什么也看不到了,前面已经没有路了,等等我,还我命来,声音终于追了上来……

王果和欣同时从梦中醒来,两人浑身都是汗,手还紧紧的攥在一起。他们从对方还带着恐惧的面容知道应该是个怎样的梦。

阳光已经照耀进来,两个人边说昨天的梦境边起床。他们奇怪两个人做的梦一模一样,究竟是梦还是真的那?没有的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