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漫丫丫



夜深了,讲个鬼故事给你听:灵异戏班与吊死

陈先生的人格似乎是双重的,一方面可以沉浸在严谨的学术里面,一方面也可以与我这无名小卒扯短拉长的,他是做医药文献研究的,廖先生曾与他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,总是与我说呜呼哀哉一类的话,学术上的精确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,廖先生每与仁?谈到此处便要指着案头的一摞厚厚的书,那些都是古代大部头的书,必须一字不漏的翻遍,就连古人下笔抄错的单字也需要一个个的抠出来,那是万难的,因此在未见到陈先生之前,在仁?的脑海里陈先生无非是一般古板老教授的样子,但是见着本尊的时候却着实让仁?吃了一惊,是陈先生的妻子引见的,这是大人物的脾气,我不会亲自接客,入了屋子,便听见阳台传来细小的戏曲声,那是熟悉的黄梅戏,我自小听到大的,不过现在脑子被时下的单曲占据了,我属于赞成哼哼哈嘿派的。

夜深了,讲个鬼故事给你听:灵异戏班与吊死

我坐定,茶叶也即刻上来了,陈先生摇头晃脑的摇摆而来,六十多不到七十的样子,不是想象中刻板的模样,但服饰周正,气派了得,我随即仪式性的递上了一根烟。